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心

我不能选择那最好的,是那最好的选择我。--泰戈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逢战乱,童年遇混乱,少年饿昏乱,青年遭动乱,壮年始忙乱,中年倍杂乱,老年仍慌乱,晚年或意乱,诗文也胡乱,一生总凌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小小说:冤魂申诉记(原创)  

2011-09-05 18:17:46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

王大爷身体一向很好,可是命定难逃,那天出门绊了一下摔倒在地。他感觉到有一块什么东西堵在嗓门眼,憋了气说不出话。他多么希望有人扶他坐起,拍拍后背,缓过气来。但是没有,四周远远地围了一群人,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,就是没人上前。王大爷迷迷糊糊地意识到自己不行了,可又不甘心这样不明不白地走,他寒心啊!

他突然感觉到眼前一黑,随即一道光射进身体,瞬间浑身有力,他跳了起来,对着围观的人骂道:“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,你们就不能伸手救救我,你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我死吗?”

可是那群人压根儿就没听到王大爷的指责,还是在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。有个十来岁的小学生似乎听见王大爷的话,回答说:“老爷爷您别生气,不是我坏了良心,我很想上前帮您,但是我妈妈每天都交待说,路上看到有人摔倒,特别是老人摔倒,千万别去扶,做好事是对的,但我们家没钱,赔不起,那种事有大人管,小孩子别操心,所以我就没上前帮您。”

救护车急匆匆赶到,跳下几个急救员,手忙脚乱地把王大爷抬上车,王大爷气更不打一处来,质问道:“你们这算什么急救,一个多小时了,人早死了,还救个屁!”急救员忙着往王大爷身上插管子,又是输氧又是起搏,理都不理,根本没有感觉到王大爷的存在。

司机听到了,赶忙打开驾驶室的小窗,解释说:“大爷您也知道,我们这座城市的道路,您说那个堵啊,我拉警笛管用吗?没人给你让路,就算有人想让,那也得有路啊!可路在哪里呢? 是的,我拉着警笛可以闯红灯可以逆行,牛啊!可有比你更牛的,哪些开宝马开奔驰开卡迪拉克的主,坐上车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,开一辆名贵好车就称王称霸,你就是开着坦克装甲车,他们也不会给你让路啊!”

救护车开走了,王大爷没跟着去,他不能就这样走,他要申诉,他轻轻地浮在空中,不由自主地飘向市政府。市政府的办公大楼从正面看就是个八字,王大爷很是纳闷,当年设计审定大楼建筑方案时,怎么就没有人想到中国的那句“自古衙门八字开,有理无钱莫进来”的老话呢?王大爷在市政府大门口徘徊了很久都无法进去。市政府的阳气太重,尤其是那面红底金字的“为人民服务”标语墙堵在门口,还有那个全副武装的武警哨兵,更使王大爷未能越雷池半步。王大爷只好落下地,在市政府门前的小广场上溜来溜去。广场上热闹得很,三三两两地聚集着各种诉求各种冤屈各种倡导的人群。

王大爷看到几个动物保护主义者在做宣传,心想,他们连动物的事都关心,我的冤屈也应该会管。听了王大爷的申诉,他们回答说:“大爷,很对不起,您要是一只猫或者一只狗,您的事我们一定会尽力帮忙,可您是人啊!”

“天哪! 我连猫狗都不如啊?”王大爷仰天长叹。

听到王大爷的叹息声,有一个人神神秘秘地凑过来,问道:“老人家,您是否有天大的冤屈,能说说吗?”

有人愿意听他的申诉,王大爷自然高兴,也不多想,就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遭遇诉说了一遍。那人听后,很同情地说:“老人家,您知道您的不幸是谁造成的吗? 是这个社会。在这个社会里,没有民主没有自由没有人权……”

王大爷越听越觉得不对味,赶忙打断:“这位先生,请问您是……”

“我是《放大镜报》驻这个城市的记者,我可以把您老人家的不幸遭遇写成报道,登在我们的报纸上,让西方世界看到中共政权已经失去了合法性,他们就......”

“打住!打住!先生,我只是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,得不到及时救治身亡,跟你那个民主自由人权有什么关系?跟你说的什么中共政权合法性不合法性更扯不上。”王大爷年纪再大,也是在红旗下长大的,他迫不及待地打断记者的宣传,说,“我的不幸说破天也只是个社会问题,别什么事动不动就往政治上扯,您这不是害我吗?我到处申诉只是想有个地方讨个说法,您这一弄,不要说人权,我连鬼权都没有了。”王大爷说完扬长而去。

人间是没有希望了,王大爷只好去森罗殿阎王那里诉苦。阎王听后很平静地对王大爷说:“你知道你今天能来我这申诉是谁的功劳吗?就是那个什么城市的法官,他滥用法律,胡乱断案,用法律公器从根子上击垮了社会的公德,使人正邪难辨,是非不清,善恶不明,也弄得你生死不知。来人,请出生死簿,查查那个法官的阳寿几何?”

秘书查后报:“还有阳寿三十五年。”

阎王不信,骂秘书道:“你是不是收了人家的贿赂,添了阳寿给他?”

秘书辩道:“我哪敢啊,大王。在阳间可以随意做的坏事,在阴间可万万做不得啊。”

阎王叹道:“这么说,还是应了那句老话,坏人命长。不过,虽然他阳寿未尽,我今天还是要拘他来这儿一趟,特批,在他阳寿里插进半个时辰的阴寿,牛头马面听令,立拘那位法官。”

不一会儿,法官被拘到,跪在阎王前,阎王一拍惊堂木,大声喝道:“你懂法律吗?”

“政法大学毕业。”

“既懂法律,为何断案不重证据,一味推理猜测,你当是在写侦探小说?”

“大王明鉴,此案不是我一人所断,我只是宣读判决书而已。”

“那是何人所为?”

“审判委员会。”

“那么,你们知罪吗?”

“我等不知。”

“噢!对了,你们不是罪犯,但是,你们是罪人,社会的罪人,国家的罪人,人民的罪人,历史的罪人,法律的罪人,道德的罪人,灵魂的罪人,你们在阳间可能不受审判,但是,总有一天你们会到我这里来,那时候,我就要严厉审判你们,惩罚你们,并且通过我在阳间的中介,把你们受审判受惩罚过程公布于众,给受你们所害的人一个说法。滚吧!”

法官连滚带爬地回了阳间,这时阎王才注意到,王大爷不见了。

秘书报告说:“王大爷家里人在招魂呢,他必须赶回去跟他们见面,不过,听了您的那番话,他的灵魂应该可以安息了。”

2011年9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8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